悄然变味的奥数是否该叫停?
http://www.cyol.net 2010-03-09

  奥数班,对于不少学生和家长都是一个让人烦恼的话题。近来,对于奥数班是否应该叫停的讨论也越来越热烈。中青在线邀请了几位嘉宾参与了本次讨论。

  于越:中国传媒大学学生

  孙超:苏州大学学生

  丁立:南京师范大学学生

  冉亚娉:华南农业大学学生

  宋歌:南京师范大学学生

  赵辉:来自南通海门的学生家长

  张老师:江苏江阴某小学资深数学教师

  张教授:南京师范大学教育与科学学院教授

  中青在线:大家感觉奥数是否已经悄然变味?

  于越:我小学时也曾经上过奥数班。那个时候,参加奥数班需要选拔,只有平时数学成绩比较优秀突出的学生才能参加奥数班培训。我有一些同学因为数学成绩优秀,而被老师培养成种子学生去参加华罗庚数学竞赛。能被选中参加培训的学生一般都是数学思维学习能力较强的数学尖子。很多学生在参加各式各样的奥数竞赛中开拓了自己的思维,提升了自己的学习能力。

  现在,奥数使得“奥数经济”迅速发展。随着中国的小升初、初升高以及高中升上大学的竞争日渐加剧,压力增大,奥数竞赛名次无疑成为了普通学生走进名校的敲门砖。于是,在中国各地迅速掀起了奥数热,各式各样的培训广告琳琅满目,令人眼花缭乱。一些望子成龙的家长为了不让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不惜一切让孩子参加大量的培训。这其中的确有一些孩子参加奥数培训后,在竞赛中成绩斐然,走进了名校;但也不乏一些人在奥数竞赛这条路上摔得很惨,也因此丧失了学习数学的信心。

  孙超:北京理工大学杨东平教授曾发出过“奥数太毒,毒过了黄赌毒”的观点。他指出,奥数试题被很多数学家称为“数学杂技”,它远远超过少年儿童的智力水平,要么是一种特定的技巧性非常高的题,或者我们通常称的偏题、怪题、难题,对于培养一个人的数学思维并没有实际好处。有关专家认为,只有5%的智力超常儿童适合学奥数,而一路能过关斩将冲到国际数学奥林匹克顶峰的人更是凤毛麟角。

  观之身边这些拼命苦学奥数的孩子们,其中并没有多少是真心喜欢它并肯钻研的。绝大多数是被父母所逼,硬着头皮挤进了奥数补习班,在题海里苦苦挣扎,又厌恶又惧怕。我们的学校却安排了许多培训试验,搞各种竞赛。强制训练就导致了这样的恶果。

  丁立:从当年奥数是众人眼中的优等教育,到现如今的各种奥数变形体的出现,可以说今天的奥数已经背离了当年的奥数。半官方培训机构办起了奥数班;教师校外兼职教奥数或私办奥数班;民办学校小升初或初升高考试内容充斥了奥数内容;公办学校以奥赛成绩选拔学生。就此,近年来,社会各界讨论不断,关注和争议并存。赞成者认为,当今已经变味的奥数教育已成为教育顽症,只有彻底封杀才能扭转不良风气,将来才有可能还奥数本来面目;但反对者认为,奥数教育被功利化、妖魔化,根源在于教育资源不公平,如果不清理滋生奥数毒瘤的土壤,奥数培训仍将是禁而不止。

  冉亚娉:在奥数成风的同时,特长优势似乎又成了另一道高校门槛,不禁让人产生这是否是奥数衍生物的疑问。本应好好享受童年生活的孩子们,在课后奔赴于一个又一个的兴趣爱好班,而这样的名字不知是否名不副实。身怀绝技已不再是传奇,一身多艺似乎才是进入高校的通行证。成都某高校的一位同学的妈妈说:“我们又怎么会不希望他们能有一个开心的童年?可学校看重这些,我们也没办法,只能让他们学”。参加竞赛和特长培训班的孩子们也大部分抱怨没有周末和假期的生活。

  赵辉:如今的奥数已经完全不是最初作为开阔学生视野、锻炼学生思维方法以及激发学生学习兴趣的有益有效的学习工具了。它不仅被人为地附加了很多功利性的东西,而且还一步步蜕变为升学的工具,甚至是教育不公平的跳板。它成了一些机构与学校疯狂敛财的手段,是对当下义务教育阶段的明目张胆的绑架,是对应试教育的推波助澜,对素质教育的无情嘲讽,是对中小学基础教育的误读、曲解乃至误导。

  宋歌:奥数本身并没有过错。有错的是优质教学资源过于集中,奥数充当了名校择优与好学生择校的敲门砖。在某种意义上,奥数为一些普通家庭学生提供了一条升学捷径。现在,连捷径也封上了,岂不是意味着普通家庭的学生很难再进名校了?

  中青在线:那么奥数为何变了味呢?

  张老师:在现行的教育制度上,高中以高考模式为指挥棒,小学以升学为指挥棒。有升学这么个硬指标压着,家长都不想让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所以,只要有一个家长让孩子去攻克奥数,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然后就是全国上下风行奥数。所以我觉得,这个根本问题还是在于在大学之前,中国的孩子的分数要比能力更重要的现实引发的。

  孙超:奥数背后的正是那只升学之手。升学的压力,迫使学生和家长们尽早拿到这块进入高等学府的敲门砖。中国复杂而特殊的国情,和令人窒息的高考竞争,间接导致了奥数的盛行。它被附加了功利性,成为升学的工具甚而是教育不公平的跳板,早已歪曲了奥数成为开阔学生视野、锻炼学生思维方法,及激发学生学习兴趣等有益的学习工具的初衷。再者,奥数班带来的经济利益也不容忽视,背后的商业因素比较浓厚。竞赛常常组织收费,很多老师就积极准备奥赛辅导,也是为了赚这个钱。无怪乎奥数如此普及,吸引了那么庞大的学生和家长群。这条巨大的产业链,已经脱离了奥数初办的轨道。

  张教授:教育部早于2005年就明确规定,公办初中、小学禁办奥数班。随后又逐步取消了奥数加分、免试入学等政策。但为什么律令在耳,舆论汹涌,人们一边骂奥数,一边把孩子送到奥数班去呢?在公平教育不彰的现实条件下,在教育资源或明或暗地更多倾向于所谓重点和名校的当下,学生和家长只有无奈地选择顺从。因此,整治奥数根在整治非理性的择校,而整治非理性的择校根在整治教育资源不均等。

  丁立:不难设想,一旦学校不再有重点、非重点之分,学生自然就无需削尖脑壳往里面挤,至于作为敲门砖的奥数,迟早也将沦为鸡肋。相反,如果教育资源分布依旧不均,学校仍然被分为三六九等,那么,即便作为名校敲门砖的奥数真的被打倒了,还有语文和英语呢?还有科技类、体育类、艺术类等特长加分呢?治本之策,关键在合理配置教育资源,取消重点校与非重点校之分。其次,奥数现象之所以有生存和发展的土壤是因为背后隐藏着一连串相关的利益链条,但是归根到底是我们的教育体制问题。因此,改革完善当前的教育体制,实现教育的公平,是实现社会公平正义的根本起点。

  中青在线:奥数该喊停吗?

  孙超:对于奥数是否该停,我个人持赞成观点。一来,学生和家长紧绷的神经可以放松;二来,有助于遏制以奥数疯狂地赚取利益的行为,合理地配置教育资源,合理选拔人才,还能整治非理性地择校。毕竟,学生不是为了培养数学思维习惯,而完全为了竞标,为了取得竞赛成绩而学,这样就扼杀了孩子对数学的兴趣,不利于孩子的身心健康发展。

  但从另一方面来讲,我也认为,奥数的功绩不应忽视。奥数本身并没有过,它作为一种开发智力的模式,能提高孩子的思维能力。还之以非功利的本来面目,才是教育相关部门应该做的。因此,当务之急是取消奥数的功利化,让人们以平常心去面对它。

  希望两会委员能认真考虑该提案,取消奥数班,加强社会对教育部门的监督。同时,切实考虑升学压力的缓解方案。

  天津师范大学学生记者阎钦:“其实,如同奥运会金牌会为获奖运动员带来无限的声望和巨额的回报一样,奥数为青少年带来似锦的前程也无可厚非。也没有人会因为奥运奖牌与国民体育素质不成正比而讨论奥运会的废立。人们更多的是从精神层面上去矫正我国竞技体育的功利心,让它除了选拔精英以外,还可以惠及大众。所以,专家、学者、全社会没有必要揪着一个小小的比赛不放。如何瓦解追逐功利的文化土壤,将青少年的注意力从登科入仕转移到学习数学本身,让他们体会到学习数学的真正快乐,让我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数学大国,才应该是大家深刻思考的问题。”

  张老师:我觉得奥数应当适可而止了。现在大家都在讨论的是小学生这个群体学习奥数的情况,而不是将视点聚焦在了个体上。我觉得按照目前的势头,奥数疯狂席卷,就像是物资缺乏时代的哄抢,缺少秩序和理智。所以我们应当在疯狂赶路之后,及时地回首总结,并且反思我们在这过程中的得失。另外,奥数的普及教育无可厚非,但是奥数在孩子们生命中应该走多远,到达一定程度之后应当取决于孩子们能在奥数上走多远。

  中青在线:谢谢大家的参与!

  访谈:沈梦菲

  (南京师范大学《师大青年》记者徐雯对本访谈亦有贡献)

来源:中青在线 (J-07)

热点推荐 more
[招生]为IT产业输送应用型人才
[教育]“让学生成为准职业人”
[生活]访《隐形的翅膀》主演雷庆瑶
[生活]用积极的心理在社会转型期获得幸福
[创业]丫丫网,做年轻父母身边的育儿专家
[单招]如何看待高职院校单独招生
[两会]期待国家推出更多惠及大学生就业政策
[两会]透视留学低龄化现象
[两会]如何减少和避免学术腐败
[两会]如何看待大学生创业?
活动现场 more
“2009首届‘商小说’原创文学大赛”颁奖典礼暨新书首发式
  “商小说”到底是什么?是什么聚集了这么多的实力作家?
>> 详细内容
2009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年会暨中国校园文化传播论坛
  2008年5月25日在团中央、教育部的指导下,中国青年报社携手国内首批63所重点高校,在人民大会堂正式发布表成立了中国高校传媒联盟。
>> 详细内容
·第八届中国国际龙虾节走进北京盱眙推介会
·未来对话——萨马兰奇与中国青少年面对面
·2008第三届中国(大连)设计节开幕式暨中国国际设计创新高峰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