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宾访谈>>文体·生活
一颗不灭的公益之心
http://www.cyol.net 2010-09-21
 
胡涂涂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我是今天的主持人李桂杰,我们很高兴今天请到了歌手胡涂涂做客中青在线,先请胡涂涂跟网友打招呼。

  【胡涂涂】:大家好,我是胡涂涂,很高兴在中青在线和大家见面,这是我第一次用文字的方式和大家聊天,我相信这种方式对于我而言会更加的新鲜。

  【主持人】:胡涂涂是80后创作型歌手,声音和气质一样独特;他是时尚达人,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气息;他追随自己的理想,放弃电视台主持人的位置单枪匹马到北京来闯世界。而在超酷外形和潮流背后,是他一颗不灭的公益之心,他资助了17个贫困儿童读书,每月通过手机绑定定期向壹基金捐款,他到北京市血液中心参与过成分献血6次。

  胡涂涂从4岁开始学习舞蹈,六岁学习钢琴,12岁进入青岛艺校学习表演,小学四年级起开始接触并学习作曲至今,创作了大量作品,是一个集歌曲创作、演唱、表演、主持于一身的全能型艺人。你从小是个音乐天才。

  【胡涂涂】:四岁的时候只是在学习而已,真正开始在9岁的时候。

  【主持人】:9月12日你推出了新碟片《伪娘娘》,里面收录了《伪娘娘》、《排骨男》、《八成饱》等五首新歌。首先祝贺你的新专辑出版,其次想问问你为何把歌名定为《伪娘娘》,你个人对伪娘现象怎么看?

  【胡涂涂】:本身我写的这首歌曲以这个为出发点的,歌曲名字叫伪娘,当时就是这样想的。伪娘现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愿意怎么活就怎么活,和我们没有关系,只要他活在自己世界当中他觉得高兴、知足就足够。

  【主持人】:我听了《伪娘娘》这首歌,歌词“伪娘娘,今生只为等皇上,可惜皇后坐龙床,只能剃度做和尚”,从歌曲上看和我们现在讨论伪娘现象几乎好像没有什么关系,是不是借用这种方式进行一个宣传炒作呢?

  【胡涂涂】:其实我们有宣传的成分在里面,我是一个商业性歌手,如果一个唱片里没有好的商业宣传点,等于我们是失败的。但是刚才您说的这段歌词,如果另一层意思来理解,有时候这些人有部分的所谓的伪娘,他错位自己的性别,所以这段歌词可能是稍微带一点点讽刺和提醒,不要忘记你不可能作为真正的女人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主持人】:也有人批判,在发布会上你说自己是真娘,为什么要说这种话?

  【胡涂涂】:不是,当时王旭明老师做我的发布会的主持的时候,他说了我不算是伪娘,我说我不算是伪娘的话,那我就是真娘了,只是现场即兴的玩笑而已。

  【主持人】:我看了你的简历,曾经在青岛电视台音乐节目主持人,你当时做节目的时候,采访和推出了很多歌手,我想问问你当时最喜欢哪种类型的歌手?

  【胡涂涂】:不能从那个时候,就是我对歌手有意识的话,应该是我最喜欢的许巍、羽泉、汪峰,后来我也很喜欢花儿,像大张伟他们是真实的艺人,不太去掩饰太多的自我的东西,相反表现的非常真实,无论在舞台还是在生活当中。虽然是在这种商业的包装之下,但是呈现出来的感觉,让别人觉得这个人很真实。我认为一个艺人就要活得真实,要不然倒得很快。最近报出李霞患抑郁症,还有很多艺人,患抑郁症的艺人不在少数,包括主持人在内,我本身是从抑郁症走过来的人。07年我很抑郁过,里面搀杂生活成分,还有一些事业的部分,07年对于我而言,是我事业的一个低谷,当时从电视台出来,就觉得很渺茫,那个时候很痛苦,不想教坏大家,但是的确存在的状况,每天想怎么自杀,然后怎么样折磨自己。

  【主持人】:现在歌手用各种方式出名,疯狂的炒作自己,你自己网上炒作很少,你比较烦这种方式。

  【胡涂涂】:每个人每一个公司推歌手都有自己的方式和不同的渠道,用绯闻炒作可能会一夜成名,目前整个社会大众舆论倾向就是比较八卦,对于娱乐圈关注的就是所谓的名人私生活,对他们来说可能更有神秘感。我用这种方式的话,不是我们不能用,在我看来这种方式太过于龌龊。

  【主持人】:除了到高校做巡回演唱会,你还对自己的音乐还有哪些推广方式?

  【胡涂涂】:我们的音乐推广方式,除了网络、电台、电视这样一些常规方式推广之外,像歌友会。昨天我们还在讨论,一个新人如果在北京做三场以上的歌友会,在高校基本上是史无前例的。在全国上百场的话,我觉得自己还挺伟大的,全国至少一百场歌友会,朋友、家人都在帮忙,我们计划做一百场歌友会,我们想在歌友会植入的就是,这个正在商讨当中,是否每场歌友会资助一名大一的学生。

  【主持人】:有人说你的音乐是花儿和许巍的结合体,你有很明晰的风格吗?

  【胡涂涂】:是否是花儿和许巍的合体,我觉得不见得是合体,我身上有花儿乐队那种所谓“搞”的一些东西,又有许巍比较写意的一些东西在里面,这就是我的风格。现在有人说李健是音乐诗人,在我心目中真正的音乐诗人是许巍,许巍在音乐诗人和音乐行者之间,我觉得他兼顾了两个身份。

  我的音乐风格比较写实,像《伪娘娘》记录的是一种社会现象。《八成饱》也是一个故事,我在肯德基很偶然看到一对小恋人。男孩给女孩错买了一个辣的汉堡,女孩稍有一点不乐意,男孩就把辣汉堡的肉一点一点撕下来给女孩吃,我当时看了特感动。我特别感性,很容易眼泛泪花,我觉得她太幸福了,那个时候我正好也处于感情的碰伤期。歌词“用一点小辣椒来调味道,混合你的温柔就刚刚好,再用我的深情来做饮料,我们吃到最健康的八成饱”。爱情不见得大鱼大肉,有时候一点点的小幸福足以点燃两个人的火花,一段恋情真正持续走下去的话,更重要是怎么把握爱情当中的八成饱,不要让对方饿着,也不要让对方撑着,是现在爱情保持的一个尺度。

  【主持人】:还有一点许巍跟你比较像,就是做创作型歌手,每一首好像是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心爱。

  【胡涂涂】:每次出来一个新的东西,每个歌手,特别是创作歌手对自己的这些东西都是看起来就像亲生孩子一样,甚至有的时候很极端的不容许别人提半点的意见。

  【主持人】:你的创作离时代挺近的,特别是用敏感的眼光观察社会现象。

  【胡涂涂】:像《排骨男》就是写我的自己,其实我有一点排,歌曲灵感来自于我在农村的母亲,每次都给我炖排骨。因为我不太吃猪肉,唯一的方式就是用大锅使劲炖排骨,这样的话白肉的脂肪出来了,我妈觉得我可以稍微吃一点猪肉,我觉得很多父母都是这样,最大希望孩子胖一点,每次回家当她看你吃很多东西时,是非常高兴的。其实对于我这个职业而言不能吃太多。天下父母的这种心情,我们都能够去理解的。其实就像桂杰老师您一样,希望自己的孩子多吃一些。

  【主持人】:你到北京几年了?

  【胡涂涂】:从大学到现在已经十年时间了。

  【主持人】:辞职之后什么时候回北京的?

  【胡涂涂】:我是两边跑,本科毕业之后到山东台工作,工作很短又回到这边继续商演了。

  【主持人】:在北京打拼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最有挑战性,现在还成为你困难的东西?

  【胡涂涂】:无论哪一种工作,最为重要的就是人脉关系,无论纵向的还是横向的这样一些网络的综合体。昨天晚上大堵车我坐地铁时看到一个地铁歌手。我是这样一个人,老弱病残幼一定给他,还有就是卖艺的人,我一定给他钱,但是大街上四肢健全年龄在50岁左右的人,一分钱都不给,既然是四肢健全,如此的健康,顶着烈日能在大街跑,为什么不干点活。

  【主持人】:你觉得你比地铁歌手好在哪里?

  【胡涂涂】:如果问其他歌手这个问题,他们的回答是我跟他们不是一个档次。其实我和他们一样都是艺人,只不过选择的舞台不一样。因为条件有限,他们自身的条件或者经济条件有限,只能在那样的舞台上表演。我的舞台就是更大的,有着华丽灯光的,较好音响设施的场所。我们之间没有本质区别,只是表演场合的区别。说不定有一天他们也会登上所谓的大雅之堂,一个艺人从草根慢慢走向更高的殿堂。昨天看到民意抗议钓鱼岛的新闻,我当时跟我哥说我要写一首歌《我的钓鱼岛》,哪怕是小样版的,一定要把这首歌曲写出来,某些事情真是欺人太甚,令人很气愤。

  【主持人】:很多人觉得80后、90后疏于对社会的关注,其实80后一代也是很关心国家大事,爱国爱民族的。

  【主持人】:像地铁歌手站在舞台,还是相当有难度的。

  【胡涂涂】:还是有难度的,任何地方都有伯乐,就是看你这个人的水平如何,你是否真正的值得别人欣赏,如果你真正有水准的人,我相信总会有欣赏你的人出现。

  【主持人】:这个时代为年轻人选择生活方式创造了可能性,要不你在电视台做主持人也挺好,而你选择了这样一种生活方式打拼。

  【主持人】:我的朋友教育部前新闻发言人王旭明,他一直很欣赏你的才华,像你这样的人才特别难得,尤其是他听到你做过一些公益的事更加钦佩,他在网上搜了半天,网上好像从来没有披露,这是为什么呢?对自己做公益的事为什么那么低调呢?

  【胡涂涂】:受家里的影响吧,我是觉得没有必要说出来,也没有必要拿这些东西炒作,甚至有的时候可能会适得其反,拿这些东西炒作,做慈善有时候发自内心为别人做一点事,不需要把它昭告天下。

  【主持人】:很偶然的聊天中,我知道你捐助了17个特困生,每个月定期给他们两百,这些孩子怎么发现的,都来自哪里?

  【胡涂涂】:大部分孩子都是在飞机上,特别国航的班机每期杂志后面都有小孩的照片,几岁,成绩如何,是哪里的,捐助电话是多少,打电话就可以了,坐飞机的朋友一定要关注这些。

  【主持人】:你捐助的西部是不是多一些?

  【胡涂涂】:不是,很分散的,北京两个,一个在北京密云,一个在北京市区。

  【主持人】:你跟北京两个学生见过面?

  【胡涂涂】:我特意去看过密云的学生。北京市区的学生不是特意去看他,是我的网银出了问题,就直接给他送去。

  【主持人】:见到他的父母吗?

  【胡涂涂】:没见过,见过他奶奶。我始终没问他父母的事,我很害怕被别人拉着我的手说感谢的话,那个时候的我是最不自然的。我会把钱给他,你就好好学,赶快转身走,我瞥见了里面,那个孩子走出来的房间很低,在胡同里,我没有进去,门廊就很小。

  【主持人】:你做这种公益事业受父母的影响,你从小学钢琴,又参加各种训练,你家的生活条件是不是比较优越?

  【胡涂涂】:还可以。我母亲改嫁到农村,我跟她在农村生活一段时间。无论走到哪儿,我告诉大家我是农村人,我母亲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做公益,纯粹的是自己的一个小心愿,我真说不清楚。像我去献血,而且偷偷的去,每次回来都被我哥骂。因为我的身体比较弱,他认为献血对我身体影响很大,我有两个献血证,那个献血证丢了,新的献血证被我哥看得很严。其实我哥也很热衷于公益,是个很有爱心的人。我在7月份的时候去献成分血,献多了一些,整个人状态有点不好,我低血糖、低血压,献过几次后,身体慢慢变得好一些。

  【主持人】:今天你哥也在,他对你献血怎么看,为什么把你看得这么死吗?

  【吴根军】:他对艺术太执着,过于追求完美,身体太弱,我的考虑就是连身体都撑不住的人还去献血,怎么去做艺术,我很不同意他去献血,有两次我都是事后才发现的,第二天就发烧感冒了,他的体质太弱了。

  【胡涂涂】:我能够理解哥哥对我的关爱。

  【主持人】: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到北京血液中心做成分献血,是这么一种方式,好像跟透析的感觉似的。机采成分献血是指把健康人捐献的血液通过血液分离机分离,其中某一成分如血小板、粒细胞或外周血干细胞,储存起来,再将分离后的血液回输给捐献者体内。你献血的时候痛吗?

  【胡涂涂】:痛,是一个12毫米的针头,要求挺复杂的,之前的晚上不能吃东西,一直熬到第二天,要等三个小时的化验,只有身体一点都没有毛病的人才可以做成分献血。如果近期吃过抗生素是不能献血,我很高兴我的身体如此强壮。等待的过程很漫长,各项化验很久,需要三个小时,几乎能查到祖宗十八代的遗传病,献血的过程更漫长,抽四百毫升的血出来不断的循环,提取二百毫升的有效成分,再给你输回来,不像献血很快,二百毫升很快被抽出来。

  机采献血需要至少两个小时,动不动就会抽筋,两个痛苦的地方,一个是12毫米的针头扎进来的时候很痛苦,再一个是不断的血液出来。你会在短时间内因缺钙而抽筋。机采成分献血的时候,一开始都会给你葡萄糖喝,去献血的时候,最后都会给一份纪念品。在我第二次去献的时候,给了我150元里面再加上一些吃的乱七八糟的,我不知道为什么给我150,我又不是卖血,他说是给你们的交通补助,因为这个献血不一样。给了我这个钱之后,我特郁闷,成分献血完毕之后,我从来不去那儿吃饭,我直接去麦当劳吃一顿油炸的东西,平时吃怕自己会胖,麦当劳有捐款的盒子,然后我就捐进去,那些吃的东西,我就笑纳了,里面有巧克力、饼干可以放在车上当零食。

  【主持人】: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胡涂涂很不情愿的展示了在献血时候随意拍的照片(笑)。吴大哥,您陪他去献过血吗?

  【吴根军】:没有,我都不知道,他是偷偷的去。

  【主持人】:巴菲特来华劝捐,中国富豪退避三舍,您对年轻人参与公益事业怎么看?

  【胡涂涂】:年轻人参与公益事业,比如用壹基金这种方式比较好。李连杰先生创办的壹基金很伟大,比如每个月绑一块钱、五块钱、五十块钱,我就不相信一块钱都拿不出来,做慈善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发个短信就搞定了。我现在每个月都绑壹基金,每月可以看到扣掉的费用,清楚明了。如果需要发票可以去手机营业厅打印。

  【主持人】:你对裸捐怎么看?

  【胡涂涂】:所谓的裸捐,我不排除某些人的的确确活明白了,做裸捐。但是有些人可能是在炒作,像牛群,若干年前就宣布裸捐了,到现在也没有“裸”。我觉得宣布裸捐的人首先应该做财产的公正公示,然后通过捐助部门、慈善机构捐助,如果我到了那个地步,先做公示,然后去做捐助。

  【主持人】:接下来网友互动问题,有一位网友问:“您觉得网络歌手在中国会成为主流吗?”

  【胡涂涂】:在我看来所谓的网络歌手就是一个展示平台的不同,网络歌手有很多不错的,也有很多走到了真正的舞台上。所谓网络歌手是否会成为主流,我觉得不尽然,但是好的网络歌曲符合大众审美的歌曲一定会成为主流。

  【主持人】:像香香的《老鼠爱大米》之后,没有很多网络歌曲在走红?

  【胡涂涂】:目前网络歌曲太过于泛滥,这种泛滥不仅仅是在数量上的泛滥,更重要的是在质量上。除了爱就是恨,除了失恋就是发疯这些。我觉得是很没劲,有的时候在写情歌无病呻吟是最痛苦的事情。为什么很多网络歌曲,我目前最讨厌的一首歌曲《男人就是累》,太无聊了。单纯的拿到字面来考虑,男人就是累,女人不累吗?女人更累,特别是职场女性,不仅要扮演职场角色,回到家里还有很多家庭角色要扮演,甚至有了孩子的女人更多的角色摆在她们的面前。男人往往有的时候在职场有很重要的角色,回到家甚至有的男人就是太上皇,真的要说谁累的话,在真正社会良性的角色当中,女人真的是很累的。

  【网友】:音乐关键是风格化,而不是潮流化,像周杰伦这样潮流化的歌手将会昙花一现,您同意这样的说法吗?

  【胡涂涂】:不是很同意这个说法,在我看来周杰伦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创作歌手。写词、谱曲,甚至到整个歌曲制作、编剧都很棒,周杰伦是一个很风格化的歌手。目前为止中国风的歌曲,我认为他在整个亚洲地区是无人可以替代的,我非常非常的欣赏他。我自认为也是一个风格化的歌手,我也不会拷贝别人的东西,哪怕引用了别人一些东西,我也会注明此灵感来自某某歌曲,有一些歌曲你喜欢,很多时候由它产生一些灵感,这是很正常的。但是有一些不太风格化的,找别人来写歌的歌手的话,他们可能就是别人作品的一个演绎者,当然他们可能演绎得很好,有些聪明的歌手变成自己的东西,有些机械化的歌手只是按照录音师、制作人唱这首歌曲,没有自己的灵魂在里面。

  【网友】:风格化之前,你曾经唱谁的歌比较多?

  【胡涂涂】:陈奕迅、许巍、花儿、无印良品、李健。

  【网友】:你觉得进了娱乐圈以后,心灵会被污染吗?

  【胡涂涂】:不会。“清者自轻,浊者自浊”。有时候大家可能觉得“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进了这个大染缸你想自己很干净也不太可能,常在河边走哪儿有不湿鞋。我可能是在舞台上,可能在电视台的演播室,在电台的直播室,那是我的工作状态。只要一旦工作完毕,我会立刻回到我的生活状态。我是一个很真实的人,至于以后我会不会被所谓的染缸染上一些东西的话,我不敢确定,因为人在时时发生着变化,周遭环境改变的话,可能人的品行和行为方式也会发生改变,我不敢保证我自己一直是这个样子的。

  【网友】:你人生有过艰难的时候吗,被朋友骗过或者来自家庭的压力。

  【胡涂涂】:没有家庭压力,我的家人很支持我。骗我的就不是朋友了。上大学的时候我自己曾觉得是一个问题大学生,犯过错误,甚至有一些错误是很低级的,也和一些交往不深的人做一些生意上的事情,牵扯一些经济纠纷中,我觉得人的成长过程当中总要经历过一些东西,我很庆幸我很早经历这些,让我早早的明白,而不是在我年龄大一些栽一个跟头,我相信现在再大的打击,我都碰爬起来,都能面对。

  【主持人】:由于时间关系,今天的访谈就要结束了。感谢胡涂涂做客中青在线。

  【胡涂涂】:感谢中青在线的网友,也请大家继续关注我胡涂涂的最新唱片《伪娘娘》,只要上网搜索胡涂涂、《伪娘娘》就可以看到很多关于我的选项,也希望大家能够在网上多多留言,对这张唱片有什么意见都可以写下来,我们还有跟酷我音乐的活动,大家可以积极参与,我们会有很多奖品赠送。谢谢主持人,再见!

  【主持人】:我们今天的访谈到此结束。再见!

来源:中青在线 (J-07)

【责任编辑:陈思蓉】
热点推荐 more
[维权]宜黄强拆自焚事件当事人谈微博维权
[人才]大师是怎样培养出来的
[动漫]“村人”陈维东的漫画工业
[人才]发挥自身优势 搭建交流平台
[公益]大爱无疆:一对法国夫妻的真爱
[旅游]大学生旅游实践营:让行走更精彩
[校园]“雨点行动”进行中
[创业]在创业中体会艰辛和快乐
[活动]中国青年对话德国前总理施罗德
[生活]一颗不灭的公益之心
活动现场 more
2010年度寻访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活动
  12月2日下午,2010年度寻访“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活动启动仪式在清华大学主楼报告厅举行。
>> 详细内容
与世界对话——中国青年对话法国政要
  12月2日上午,“与世界对话——中国青年对话法国政要”活动在外交学院举行。
>> 详细内容
·“2010年度微博人物”颁奖典礼
·中国青年对话德国前总理施罗德
·“2009首届‘商小说’原创文学大赛”颁奖典礼暨新书首发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