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宾访谈>>新闻故事
宜黄强拆自焚事件当事人谈微博维权
http://www.cyol.net 2010-12-27
 
 
  12月27日,江西宜黄强拆自焚事件当事人钟如九(右二)、凤凰周刊记者邓飞(左二)、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单光鼐(右一)做客中青在线直播室,就微博改变维权途径话题与网友在线交流。
 
  嘉宾简介:

  钟如九:2010年9月10日宜黄强拆自焚事件中钟如琴的妹妹。2010年9月16日她想进京申冤,被宜黄政府控制在南昌昌北机场,后躲进女厕,求助记者,通过在腾讯微博上的信息直播,引起全国网友的关注。

  单光鼐: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学术专长为社会问题和青年问题。代表作:《中国娼妓问题》、《中国青年发展报告》、《群体性事件应对与社会和谐》。

  邓飞:香港《凤凰周刊》记者部主任,通过微博直播了南昌昌北机场的钟如九“厕所攻防战”,使事件得到了全国网友的实时关注。他曾获2008年度天涯社区“最受欢迎的媒体和记者”铜奖,以一系列深度报道为社会所关注。

   【王俊秀】:各位网友大家好!刚才在经历了“2010年度微博人物”颁奖典礼之后,欢迎大家来到这里畅谈这个话题,微博改变了维权方式吗?今天演播室嘉宾是钟如九、邓飞以及单光鼐教授,欢迎你们光临!我们直接进入主题,首先恭喜钟如九获得维护权益奖,获得这个奖之后,有什么特殊的感受,想对网友说点什么?
 
 
钟如九

  【钟如九】:获得这个奖,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和关心。我应该利用微博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比如拆迁,有些拆迁户诉求得不到伸张,房子拆了,自己无能为力的,我希望我能够帮到他,还有一些弱势群体。

  【王俊秀】:我们回顾一下,你当时在机场洗手间怎么想到用手机求助记者?

  【钟如九】:当时我和我大姐一上机场四五十人朝我们跑过来,当时很害怕,躲在洗手间,如果出去随时把我们拖走,不知道关哪儿,后果不堪设想,当时我感觉快要虚脱了,非常无助,非常害怕,当时我大姐打电话向媒体求助,当时我们真的太惨了,两个女孩子关在洗手间里,没有任何出路,我希望他们来帮帮我。后来我们在机场洗手间等了四十多分钟,期间有人不停的敲门,催促我们赶快出去。等到四十多分钟之后,张国栋赶到机场后我们才敢出来 。当时没想到有人用微博直播这件事情,后来才知道有个记者通过微博直播这件事,并引起很大反响,他是一个很有正义感的记者。

  【王俊秀】:问下邓飞,作为记者你是怎么想到用微博直播并引起网友关注的?是无心插柳还是当时客观条件想到那么做的?

 
凤凰周刊记者 邓飞

  【邓飞】:当时情况不是为了发稿,是发布一个信息。发布信息的目的是让更多人知道两个女孩被政府的人控制,并要把她们带走。当时我们觉得微博是唯一最快捷的方法,上博客发稿肯定来不及。因为早上八点,我还没起来,我们去发文章的话,最快的是晚报,发网站的话,也需要一段时间。我们就用微博把这个事情展现出来,应该是最快的,能够让更多人知道的方法,所以我们选择了微博。

  【王俊秀】:它是传播速度快。请问单老师,您怎么看待微博的作用?有什么样的特质?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 单光鼐

  【单光鼐】:我认为现在社会带给我们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政府面对突发事件,面对公共危机的时候怎么样面对。微博这种新型通讯工具,及时、快速,每一个人都是记者,每个人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这种情况下,政府应该认真的对待。我感觉宜黄事件,显得当地政府对微博及时通讯缺乏足够的认识和了解,所以很狼狈。这给我们提出了一个新的课题,在发生公共危机后我们要怎样应对?不管是方法也好,理念也好,怎么才能有更多的改变。按照过去传统的方法显然是不行的,也招架不了,只能很狼狈很难看。

  【王俊秀】:事情发生时是邓飞通过微博做直播,后来您又自己写微博讲述事情的发展,您母亲的一些情况,网友们也在时时关注,这个过程微博也起到了一些作用。请您谈谈在这个过程中你当时的一些想法。

  【钟如九】:当时我妈妈情况真的很危机,我大伯当时不能说话,我们也不知道情况到底怎么样。后来我妈妈也是肚子很胀,脸色是蜡白色,情况危急,想不出什么办法。我就想到微博发布消息快速,想通过微博求助。就发布了一条我妈妈转院的消息,这些热心网友一直在帮我转帖在努力,希望找到好的医院,帮我妈妈转院,那个时候真的很感动,真的很无助,都是不相识的陌生人,就觉得很温暖,在这个网络里,我感受到了社会的大爱。因为他们一夜没有睡觉,一直在帮我们联系,医院里所有医生电话都打爆了,院长也在联系,第二天知道能转院之后,我知道又重新给我们希望,我觉得微博救了我的妈妈和姐姐的命,我还是非常感谢这些网友,他们是最善良的。

  【王俊秀】:邓飞,作为记者,弱势群体遭遇到这种事情,这个事件微博起了很大作用,这个事件可以复制吗?

  【邓飞】:我觉得小九经验是可以复制的,为什么这么说?这种微博表现实际上是我们的民众最廉价也是最快捷的一种方法,微博就是一个大喇叭,一个麦克风,我们应该看到这个喇叭是可以连接到另外的喇叭。比如一个素不相识的微博网友,不管是学生还是一个工人,但是有微博以后,要表现一条信息,可以写出来以后再确定,发到我这里来,我可以看到他发表什么东西,如果这个信息有足够价值的话,我两秒钟转发出去,一条消息从一个人的电脑里面到我这里我再转发出去,这个时间可能只有四秒钟,四秒钟完完全全由一个人说话,变成几万人几百万人在说话,这样的传播,比任何一种媒体都有效率。

  【王俊秀】:让大家关注,得有一个发布点或者说比如有人在说宜黄拆迁事情。有一个网友感觉这是一场悲剧,很多人在围观。从另一方面来看,小九说不希望人们用自己的方式引起关注,又想让关注,又想用极端的方式,如何让人们引起帮助,复制宜黄的微博影响,又怎么样避免伤害自己?

  【钟如九】:我觉得这个方法并不是完全为了引起关注,当时在现场情况非常危急,每一个人如果不是被逼的是不会做这种事情。自焚是非常残忍的,整个人脱了一层皮,非常无奈的一种做法,如果有更好的办法就不会做。

  【邓飞】:我一直在鼓励或者跟其他网友交流,一个事情或者有足够的洞察力是一个什么事情。要么有趣,要提供一个点,这个点是什么,根据不同的东西,我们自己去挖掘。比如说小九和她的姐姐能够在微博上得到那么广泛的关注,并不是因为他们家里自焚了。

  【王俊秀】:主要原因是什么?

  【邓飞】:她们是两个女孩,被一群官员关到女厕所里,这个事情很有趣,匪夷所思,有阅读价值,能唤起每一个网友共鸣。比如我的姐姐、妹妹或者女儿被一群人逼到女厕所去,这么大的国家,这么没有法制。大家同情他们,大家把道德和义愤激发出来,形成一条广泛的奔腾河流,转发就是几千条,我们收到一个家里去自焚了,这个国家已经出现很多这种事情,大家就会麻木,他们害怕这个新闻,害怕这个话题,但是我们把这个事情变成了另外一个角度,先不讲她们的自焚事情,我说会两个姐妹被一群官员逼到女厕所里,只能通过手机向外面求援,就变成一个故事,比如这是一个攻防战,两个女孩躲着门不让他们进来,外面想进来,都是什么样的配备,县委书记什么官员,变成有戏剧性。如果两个男孩躲在厕所里,就不会引发这么多关注。我作为记者很清楚找到什么样的点,要找出价值。有价值的信息,马上成为引爆点,因为价值足够大,要不好玩,要不有戏剧性,找到一个点让人家注意到你。

  【王俊秀】:你报道其他事件,有没有女厕攻防战一样找到新闻点呢,有非常多的网友关注。

  【邓飞】:后来我又得到一个信息,一个老太太上吊自杀,一不小心被政府抢走了,我就知道这个事情会非常轰动,会引起无数人关注,这已经触犯到伦理道德、伦理底线,谁的母亲出现了死亡事故,还把遗体抢走。我们这个事情通过微博介绍出去以后,也是引发了互联网上的巨浪,因为每个人内心都是有底线的,这样的事情已经践踏底线了,引起了无数共鸣,这个事情出来以后,让我们民众、读者、记者就打电话,市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决定把遗体又送回去,这是政府产生事件,经常抢遗体,这是第一次把遗体送回去,这也是一个比较成功的,我们找到了一个能够让大家共鸣起来的一个点。

  我们原来做的癌症村,那个村庄已经死了几百人,他们都是肺癌,我们去关心环保,我们去关心妇女保护、儿童保护,我们的老人赡养,像这样的话题永远是每一个人内心最柔软的东西,大家都去关注,并且也愿意努力。小九的事情,也是咱们读者对女性的保护,我觉得是这么一个点在这里,所以说我们会发现我们能够很成功的引起社会注意。

  【王俊秀】:我想问一下单老师,现在生活中有很多弱势群体遇到各种各样的侵权事情,有很多上访者,上访是最传统的一种维权途径了,以后上访者会选择微博途径,选择了微博,是不是能够维权成功?微博维权会不会成为一种趋势?

  【单光鼐】:他们这个具体事情,刚才有一个关注的问题,这个事件里有几个东西很能够把群众的注意力集中起来:第一是拆迁,拆迁最搅动社会基层很大的一个问题,很多事情再这样大拆大建,违规暴力拆迁搞下去,中国社会的矛盾,特别是中国基层社会矛盾会越来越多,会危险的,会引发揪心的问题。

  第二是反映了强势和弱势,我们的当权者在现场有一个副县长,在自焚的时候,一定要出现自焚的时候,那个副县长没有干预和制止,这就反映强势和弱势。

  第三钟如九的照片在大巴上,我看了以后太难受,基层群众无助的诉说,找谁呀,找谁都解决不了问题。去年上海发生的事件,就是无助,没有办法表达自己的诉求,没有办法说清楚,就用自惨的办法。还有河南农民张海超,找谁都不能证明我是残废,反映我们渠道的狭窄,强势和弱势很明显。

  第四这两个女孩子,社会学叫做把一个普通事情变为一个事件,我有一个情绪集体的唤醒,这个场景震撼很厉害,大巴很无助的照片太令人揪心了,她到北京想找媒体还是上访等等,总是想表达自己的诉求,这么一种无助,两个女孩子关在女厕所,明显是情景震撼。尸首事件,死者的父亲和亲属当街跪在马路上,那么大热天,他也是情景震撼,把群众所有情绪调动起来唤醒,围观的理想就来了,有媒体、记者在解读,在说明,这个事情肯定变为公共事件,这是我对这个问题的认识。

  是不是一个最好的办法?这个问题,我在思考,微博提供了一种快、及时,我眼见发生的事情不断传播出去,根据每个事件发生情况不一致,有特殊的一面,有具体的一面,说复制,不要说自焚,绝对不能复制,不管是个人暴力,还是集体暴力,我认为都应该反对的,但是他们是一种无奈的办法,现在讲起来,我对钟如九或者家属,不应该提这个问题,很令人伤心和悲惨的事情,我能够体会到他们作为家属的心情。我不希望复制,真的不管个人暴力,还是集体暴力,我们还是不是能够找到一个更便捷的方法、更好的方法,要允许我们老百姓尝试,通过生活实践找出一个最好的办法,跟政府沟通,不管是强制性的,主动还是直接的,我认为媒体用微博或者博客,或者用网络,或者用手机短信,我认为我们民众的智慧是很聪明的,我们完全可以找到其他的办法来表达诉求,能够向政府、公众,怎么样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起码我现在是这么一个认识,我不希望出现这种事情,是很令人痛心的。

  【王俊秀】:有中青在线网友提到一个问题,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人本身是弱势群体了,在网上可能也是弱势群体,没有怎么上过网,我们发一条消息淹没在海量信息里,怎么让更多的网友看到,像邓飞这样是知名微博主,普通老百姓怎么样更好的为自己维权呢?

  【单光鼐】:现在最糟糕的问题怎么样让底层民众把信心重新拾起来,现在社会发展到这一步,资本主义既得利益集团很强大,不愿意改,老百姓贫富差异这么大了以后,二十年前邓小平提出让一部分先富起来,后面这句话没有找到答案共同富裕,矛盾这么多,不断的出现很愤恨很揪心的事情,老百姓各种各样的遭遇,我看到他们类似的照片忍受不了。作为党政者或者地方政府,真正要把以人为本、科学发展细化,对底层的群众诉求、各种各样的说法应该认真的听取。

  我们敬爱的周恩来总理从来把他所工作的对象事情,老百姓很小很小的事情当做大事来办的,基层领导同志们有多少人把人民服务具体化,为老百姓着想,为老百姓考虑,怎么为老百姓做点实际的事情,应该有这么很大的转变,没有这种东西,就不用谈的。怎么让这个地方变样子,怎么财税收入增加,公平、正义不用谈了,那就不管不顾了,肯定矛盾就很多了,我认为这是一个很要紧的。

  作为老百姓来讲,我认为还是要选择自己合适的方式,当事人和媒体和社会热心者共同的合力,这是变成公共事件引起公众关注和注意,这是必须的一个条件,但是我感觉作为民众来讲,还是怎么样选择自己合适办法达到目的,不要局限于某一种办法。我是这样的感觉,不一定合适。

  【邓飞】:我赞成单老师的观点,要解决中国不平等事情或者解决中国的问题,我们要依靠微博肯定是不行的,需要的是政府提出改革,需要很多方面配套共同建设。但是反过来说微博可以帮助我们去实现这个国家的转型,可以促进这个社会进步。

  【单光鼐】:前提是力量怎么平衡起来。

  【邓飞】:从几个角度来讲:第一把人连接起来了,刚才说到有些上微博者,很沮丧,一天才两个粉丝,或者三天再加一个,很少,没人关注我,怎么办?他会觉得怎么办?我写一句话我现在很苦,写出去之后没有人关注,不像小九一样,小九写个什么话有很多人关注她,有些人是没有的,他怎么办?一方面他是在解决这个问题,我刚才说到可以搭线,可以在后面很多名字,送到他想送到的地方,那些人就可能转发了。

  【王俊秀】:还是需要一些知名微博主帮助。

  【邓飞】:知名微博主一定是一个热心的人,微博让坏人变好,让好人变得更好,获得认可,你看到需要帮助的人,恰好你在范围里可以去帮助他,他是有机会在微博遇见愿意帮助他的人。比如有一个矿工没人关注他说什么,你就是一个矿工,没人关注你,他不停的去Alt什么什么,直到有一天被我看到了,我帮他转一下,我也不知道转一下有什么样的效果,后来就被媒体看到了,就觉得这是一个得了矽肺的矿工向法院讨执行款,慢慢被人关注,一些志愿者过去,知道他家里很穷困,他有两个孩子,有很多志愿者,是城市白领给他送钱送棉衣,最后法院迫于压力把他家里问题解决一部分。人在微博上是可以连接的,一个人连接一个人,所以形成合力。

  第二我们会选择不同的人,会连接不同的人,现在家里被拆迁的或者面临拆迁的,那些人一定会关注小九。比如我是一个养鱼的,以后大家有养鱼的会关注我,在社会会形成一个虚拟共体,大家有相同的工作,比如媒体,就很容易形成一个连接,所有媒体记者都相互连接,这样的话就会形成我们说的社会组织,我们的社会组织是不完善的,是没办法在民政部门得到审批,但是在虚拟世界里可以有我们的社会组织,志同道合形成连接,形成连接以后,人多以后就会形成压力,就会产生压力,就形成压力集团。现在中国社会一个巨大的压力集团就是网友,互联网上的压力集团,你看不见,来的是千军万马,走的是水泄地,你看不到。宜黄事件为什么这么快,触犯到县委书记,以前不会触犯到,就是网友看到这个事情以后,就打电话,把线上行动变成线下活动,这样形成压力。

  讲到技术问题,我们一些很弱势,在现实生活中很弱势的网友,在网上也很弱势,怎么办?现在唯一能够解决的,如果解决这个问题的话,我建议你就一方面搭便车,不停的找你想要的那些,找记者或者志愿者,就发信息,一是发信息。二是我相信会有机会的,除此之外我找不到还有更好的办法,我也搞不清楚。如果碰到一个热心人愿意去了解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参与这个事情里再去找共鸣的地方,或者找有价值的地方,说不定被我们找出来。那个矿工的改变,就是我发他的材料,发现是法院执行难的问题,最后也弄出来了。

  【王俊秀】:我问一下如九,现在有很多粉丝了,有一大部分人面临拆迁问题,想复制你这个微博过程,你有没有帮他们转发,有没有成功解决的呢?

  【钟如九】:现在有很多拆迁问题,网上还有一个去外面买菜,回来之后房子被拆了,这种拆迁非常的多,而且也比较头疼,因为老百姓根本就没有办法,比如涉及到政局,但真的拆迁事情太多了,得不到很好的解决。我看到这个信息,我尽量帮他转,让更多人知道,希望有更多人能帮助到他。

  比如上次青岛的,发了私信给我,他家17号遭遇强拆,我在腾讯发了一条信息,希望大家关注这个事情,我发了过了十二点之后他家遭强拆,希望帮助他,网上转的非常多非常快,第二天打电话问他,拆没拆,他说没有,逼迫取消了,我认为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他现在暂时没有拆。

  【邓飞】:因为帮他的人群,一部分是媒体,一部分是有家庭遭遇的,他们一定会团结起来,会团结非常紧密,团结起来就形成一个小小的压力集团,很多网友发出呼吁,要到青岛帮助,当地政府一看,也会权衡,这个事情得到全国的关注,暂时搁置了,不要激化矛盾。这个事情会越来越多,相同的人团结在一起,形成一个压力集团,形成一个社会组织。

  【王俊秀】:单老师您怎么看同样遭遇的人一起围观,形成无形的组织,给地方政府或者侵权者形成压力。

  【单光鼐】:想象的共同体,我们都遭遇了这种事情,遭遇了强拆,还有心理体验,他认为我们是命运在一起的共同体,这是想象的共同体,不要说虚拟里面,就是真正群体事件里,也是这样,应该是这样一个解释,产生共同体,我们大家是一种命运共同体,因为我们的遭遇或者处境,我们的情况都是一样的,我们要围观,我们要共同努力。我感觉宜黄事情,对各地政府确实形成了压力,知道微博的厉害,我都已经接触过一些基层领导同志,他们都有这种说法,过去有论坛、BBS、QQ,现在微博出来,厕所里打电话全世界人都知道,应该讲是一种约束,这个社会效果对当政者来讲是一种约束,是一种压力,开始知道微博强大的群体围观力量。我感觉这个是好事情,真的,中国社会就是要一点一点拱,还着急不得,肯定要往前走,停下来是不行,肯定要老百姓力量一点一点往前走,推动这个社会的进步。

  今天颁奖肯定这三个人物,做出一点贡献,从自己的能力、所生存的环境里怎么样把社会往前推着走,大家都是这样,每个人都要参与,微博也是每个人参与,大家都是当事人,大家考虑到这次肯定拆的另外一家人,没准什么时候伤害到自己利益,大家有这种理念。

  他们这几位人物对中国有更多的一点担当,更多的一点承担,对他们三个人的肯定,也是所有在座每一个社会成员都应该是这样,多一点承担,多一点担当,怎么样让中国社会更好一点,更进步一点。我们在微博里,哪怕围观也好,看也好,大家应该参与是最主要的,只有这样才能够对这个社会丑恶、黑暗才是压力。

  【王俊秀】:我总结单老师的一句话,围观就是力量,每个人都来参与,都可能是当事人,既是围观者,也是当事人,共同推动中国社会进步,谢谢大家参与!谢谢嘉宾!(摄影 季彬 整理 陈思蓉)

来源:中青在线 (J-07)

【责任编辑:陈思蓉】
热点推荐 more
[两会]大城市病,有无治疗良方?
[房价]什么药能降楼市的火
[幼教]如何解决入园难、入园贵
[教育]谨防择校费变脸
[两会]社会管理创新考验官员素质
[拆村运动]农民为何“被上楼”?
[两会]如何看紧政府的“钱袋子”
[奥数]奥数指挥棒为何屹立不倒
[医改]公立医院改革如何惠及百姓
[教育]高校为何成为腐败的重灾区
活动现场 more
2010年度寻访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活动
  12月2日下午,2010年度寻访“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活动启动仪式在清华大学主楼报告厅举行。
>> 详细内容
与世界对话——中国青年对话法国政要
  12月2日上午,“与世界对话——中国青年对话法国政要”活动在外交学院举行。
>> 详细内容
·“2010年度微博人物”颁奖典礼
·中国青年对话德国前总理施罗德
·“2009首届‘商小说’原创文学大赛”颁奖典礼暨新书首发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