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宾访谈>>新闻故事
中青报摄影记者贺延光谈新闻摄影
http://www.cyol.net 2011-07-01
 
 
中国青年报摄影记者 贺延光(摄影 张洪涛)
 

嘉宾简介:

贺延光,中共党员,高级记者,《中国青年报》图片总监,中国新闻摄影学会副会长,第十一届长江韬奋奖获得者。1968年赴黑龙江兵团插队,1981年为北京青年报记者,1983年为中国青年报摄影记者,1985年至2005年任中国青年报摄影部主任。他先后7次在国内最高新闻奖评比中获奖,是国内新闻界惟一一位既获摄影一等奖又获文字特别奖的平面媒体记者。

 
  天安门广场国庆35周年游行队伍中,北京大学学生突然高举起“小平您好”的自制标语,表达心声。(1984年10月1日)本报记者 贺延光摄

  主持人:中青在线的各位网友,大家上午好!欢迎大家关注“微评中国青年报60篇经典报道”系列嘉宾访谈活动。今天是第八期,我们非常荣幸请到了著名摄影记者贺延光老师,对于贺延光老师的情况不需要太多介绍了。

  贺延光老师是第十一届长江韬奋奖获得者,是国内新闻界惟一一位既获摄影一等奖又获文字特别奖的平面媒体记者。在我们60篇经典报道中贺延光老师作品有五篇,今天由于时间原因把访谈重点放在《小平您好》和《两党一小步民族一大步》这两篇作品上。我们知道《小平您好》是1984年建国35周年群众游行拍下来的场景,发表在《中国青年报》上。访谈开始,请贺老师介绍一下当时拍摄的经过。

  贺延光:我当时还不是采访国庆节的记者,是采访中日青年随团记者。当时我和日本青年在一起,群众游行开始的时候,我突然看到的。我事后回想看到标语“小平您好”的时候,眼睛一亮,本能把照相机举起来。为什么看小平您好眼睛一亮?过去我在天安门广场,过去红卫兵时代喊的最多的是毛主席万岁。对最高领袖直呼其名,“您好”是再普通不过的问候,来表达这个心意有很大的背景。

  改革开放经过了五六年,中国走什么样的道路,是对外开放,是经济建设为中心,还是过去搞阶级斗争。虽然中央才拨乱反正,具体怎么走?我们讲实践派,反正斗争很激烈。上面斗争再激烈,到社会底层老百姓那里是非常简单的事,老百姓检验对策是否对,最直接的是吃的怎么样,能不能吃饱吃好,穿衣服难不难,上厕所难曾经是全社会的老大难问题。改革开放经过几年,在经济上、政治上反映已经直接深入到人们触手可以摸到的,再加上政治上冤假错案平反,人的心情舒畅,这样的背景下,直呼出小平您好好像是顺理成章的事,过去没有过。我眼睛一亮,很幸运的是把这个瞬间捕捉下来。

  主持人:拍“小平您好”的标语时,当时时代的变化是以前没有过的,把照片拍下来之后,报社对这样的作品是什么样的态度?第二天照片为什么能够刊发出来?

  贺延光:当天出照片之后,拿到夜班,夜班一位老同志看了一眼说不用,我说为什么?他说有个人崇拜之嫌。我们这位老同志这种判断不是没有道理。经过文革之后,吸取毛泽东的教训,中央发了一系列文件指示要求今后再也不能突出个人,要突出集体领导,不能搞个人崇拜。我的印象中大会小会中央正式文件讲了多少次。这位老同志说有个人崇拜之嫌,可见那个时候人们对个人崇拜是多么警惕。

  我说不是个人崇拜,不是万岁,是您好,万岁是个人崇拜。后来我们值夜班的当时一位副总编辑,后来《中国青年报》的社长总编辑说用吧。第二天,用了,但是篇幅不大,后来领导很后悔,可以处理得更好一点,可以放一版放大,我自己知道我们这位领导在各种社内外的业务研讨会上,我自己亲耳听见他检讨过三次,说当时没有处理好。

  这样信息还是传递出去了,引起整个社会很巨大的反响。对改革开放的态度,改革开放这几年的成果,老百姓对中央领导人、对中央政策的态度,完全通过这四个字表达出来了,引起人们内心的共鸣。事后《人民日报》记者也追访北大的学生和老师。

 
  2005年4月29日15时06分,胡锦涛和连战的手握在了一起,这是60年来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国民党最高领导人的第一次会见。连战率团访问大陆,引起了全世界和海内外华人的极大关注。本报记者 贺延光摄

  主持人:在2005年您又拍出了《两党一小步民族一大步》,有很多的人都会把这两幅作品关联起来进行一些叙述。其实到了《两党一小步民族一大步》拍摄的时候,这个情况可能跟《小平您好》那个时候有一些变化。《小平您好》是您当时不在国庆正式采访行列当中,只是很偶然瞬间抓拍下来。到了《两党一小步民族一大步》的时候,所有的媒体记者都在拍摄这样一个场景。为什么这么多摄影记者都把这样一个很有意义的瞬间抓拍下来?

  贺延光:我是摄影记者,不光要拍下来,还要把它拍好。所谓拍好,摄影本身语言运用生动准确到位,才能感染读者,这是很多年我一直坚持的观点。我们用照相机说话,照相机本身有影像自身的规律得以强调发挥。

  这个事不是突发事件,是预知事件。我们知道连战到北京,《中国青年报》可不可以参加这个采访,如果可以去,是不是让我去,让我去应该怎么拍,可以有时间考虑。当时中外记者摄影摄像不下二百人,拍完了之后,我们下大会堂台阶的时候,问两个年轻兄弟报纸的同行,他们很兴奋,我拍下来了,是数码的,影像一按就出来了,两个半身像,握着手面对记者一脸微笑,就是我们常见的外事活动影像。我当时问怎么不拍全身呢?好像他们二位还没有反映过来,我为什么提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国民党、共产党六十年后的第一次见面,六十年前是刀光剑影血流成河的两党关系,今天两党的最高领袖腿要一起迈手要一起伸,为什么不是全身,两个腿要一起迈,手要一起握,恍然大悟,但是事情已经过去了。

  拍照片当然有技术问题,技术是个基础。有娴熟的技术才能保证拍好拍清楚拍准确,这都需要技术保障。技术问题一旦解决,我们对新闻的了解、认识、判断是非常重要的,这决定新闻作品的成败,能让你的作品与众不同。

  对这个会你是怎么认识?它不是突发事件,大家都关注海峡两岸,可能问题很复杂,但毕竟是一个好的开端。这样的事情,可能是西方记者未必一下能那么认识,但是全世界华人对这个事一定很敏感,我们怎么判断怎么认识?记者的判断应该起决定作用,判断好了,我用技术手段怎么表现出来。

  有了这个想法,开始构思。第一要想拍全身,第二不要握上手,只要伸手示意的意境表达出来就可以了。我认为这是海峡两岸开始,不是结束,把象征意义拍出来就意犹未尽的感觉。而且要相信读者,读者都是很聪明的。

  为了能把我事先的预想体现出来,我没有别的办法,中午早去三个钟头排队。上午连战在北大演讲,我拍完之后赶紧回报社,也没有吃饭,只是让司机吃饭,吃完马上走。司机把饭盒都拿到办公室了,我说赶紧走,就是这样。我还不是第一个排队的,前面还有两三个外国记者。

  为什么先去?先去,保证站的位置,大家都抢新闻,通过安全检查,先入场找一个合适的位置。拍不拍照片都可以想象,如果晚到几分钟,中间的位置被记者站满了,两个人见面,站的偏一点照片就没法用了。一个是后脑勺一个侧面没法用。我还选择了一个高的位置,记者四个台阶,我选择最上面那个,从下往上,背景、地面整个画面比较简洁。如果站在平行的位置去拍,两个领导人身后的门、窗、工作人员、警卫人员都要进入画面,对表达是有影响的,而且这个事件有两个最高领导人足以。

  主持人:当时您把这个画面拍下来之后,跟其他同行比起来,这幅照片和其他所有人都不一样。在报社刊发之后,和其他媒体刊发的照片不一样,使编辑会有一个考虑,当时报社对这个照片是怎样处理的?

  贺延光:我原来想的比较简单,回报社用半个钟头就能处理完了。在我的办公室做完了之后,周围的几个报社同仁过来,大家都说好,就用这张,当时就得到大家的认可,半个钟头处理完了就走了。晚上编辑突然来电,说被当时的总编辑枪毙了,我大吃一惊,问为什么?对方说没办法,贺老师您得回来。

  晚上九点多我赶回报社,总编辑枪毙的理由是,这么重大的事件拍的太不正式了。我理解什么叫正式,就是常看到的外交、外事活动,两个人握手半身笑。我当时没办法,因为我是一个记者,我是一个部门主任,我知道我的权限,总编辑枪毙了,我没办法。但是我又不甘心。

  我让我们的编辑给外边打电话,看别的报能不能用。上海方面回话照片也不要传了,上海市有关方面有严格规定,凡是牵扯到领导人的照片只用新华社通稿。给《新京报》试一试,说传过来看看,五分钟就回话,《新京报》五个老总一致说用这个照片。署名怎么办?《中国青年报》把照片给《新京报》了,你日子怎么过?我说没有关系,署上《中国青年报》谁谁就行了。但是我毕竟是《中国青年报》记者,我还是不甘心,自己报用不出来。我自己比较满意这张照片,我又下楼和总编辑交流。

  我们可以站在上面的角度试着说这张照片有哪些问题,试着能提出什么问题来。当时围在我们身边有副总、编委和几个编辑,大家一致希望这张照片可以用。总编辑刚来,有副总编给总编辑介绍《中国青年报》过去有个不成文的习惯,如果自己记者比别的记者拍的好,那一定用自己的照片。如果记者不如别人拍的好,那么一定用别人的照片。谁的好用谁的。

  还有人向总编辑介绍,当年贺延光拍的教师节赵紫阳向人民致敬,第二天赵紫阳秘书跟报社要照片。前几天拍了江泽民总书记照片,第二天中办就要江总书记照片。有可能周围编辑、编委意见太一致了,后来总编辑说你们都觉得好,那就用。我记得我们的一位副总编亲自上的,报头缩小一下,第二天出来效果非常好,社会反响比较快,当天下午就有《人民日报》前老总从西藏给我发来短信,有一些朋友给予了肯定鼓励。

  我们对生活的感受非常重要,对生活认识到什么程度就能拍到什么程度。我平时不使用闪光灯。八十年代我听过美国一个女记者讲话,15年不用闪光灯了,为什么?她说:我认为新闻现场光线的真实性是新闻真实性的组成部分。我听了她讲的觉得非常有道理,在大会堂采访两会基本不用灯了。但是会议就没谱了,周围两侧都是闪光灯。一个瞬间快门开启的时候,别的灯光都在闪,我的曝光指数就没法受我自己掌握了,不用也得用。

  这个灯怎么用?很多朋友知道我拍的一张比较成功的作品,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我正式拍摄之前试拍了50多张。闪光灯开启多大,才能把人物抓住,不要有闪光灯的痕迹,闪光灯使用不好后面有两个人的黑影。多少年不用闪光灯,现在逼着你用,但是我得试验。是全光好,半光好,还是四分之一光好。有工作人员走来走去,我就试了50多张,才决定怎么拍。最后一下拍了三张,能用一张。摄影的瞬间性非常强。别看这个腿迈开,刚迈开没迈开的时候,按快门行不行,画面不能用,人物要倒不稳定,真正成功就这一张。《小平您好》当时连拍三张,第二张字有遮挡。

  我们拍照片,尤其做媒体记者,拍照片不是给同行看,是给读者看。大部分读者未必懂摄影,我们得想方设法让不懂新闻的人看懂新闻照片。反过来讲读者的评价对摄影记者很重要,读者感动觉得好,才是真好。别人看不懂,孤芳自赏,我才牛,这是艺术方面的。媒体记者必须让读者产生共鸣,这是评价的一个标准。

【责任编辑:陈思蓉】
热点推荐 more
[经济]揭开“三公经费”神秘面纱
[高铁]你我都不是看客,是乘客
[访谈]著名“三极记者”叶研谈“红色的警告”
[旅游]震后的日本是否仍是旅游胜地
[访谈]中青报摄影记者贺延光谈新闻摄影
[访谈]中青报记者崔丽谈独家采访马加爵
[访谈]马役军谈“倾斜的金字塔”
[访谈]中青报郑琳谈曹县一中高考替考案
[访谈]中青报评论部冯雪梅谈时评写作
[访谈]房树民讲述“61个阶级兄弟”的故事
活动现场 more
“2010年度微博人物”颁奖典礼
  12月27日下午,“2010年度微博人物”颁奖典礼在中国青年报举行。
>> 详细内容
2010年度寻访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活动
  12月2日下午,2010年度寻访“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活动启动仪式在清华大学主楼报告厅举行。
>> 详细内容
·21世纪年度最佳外国小说·颁奖典礼
·与世界对话 中国青年对话法国政要
·中国青年对话德国前总理施罗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