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宾访谈>>新闻故事
《中国青年报》原新闻采访中心副主任、
著名“三极记者”叶研谈“红色的警告”
http://www.cyol.net 2011-07-07
 

曾任《中国青年报》新闻采访中心副主任 叶研(张洪涛 摄)

  嘉宾简介:

  叶研,1971年参加新闻工作,曾任《中国青年报》新闻采访中心副主任。1987年获全国好新闻特别奖、1998年获全国抗洪好新闻奖、2000年获范长江新闻奖。

  他曾先后去过北极、南极、珠峰等地区,被人称为“三极记者”。1995年参加中国北极科学考察队,1996年去珠峰北坡大本营采访,1998年在中山站采访四个半月,2001年参与了中央电视台和凤凰卫视两极跨越活动的报道工作。他是中国最先报道中国科考队到达北极点的记者,第一个到达南沙采访的军外记者。他还是中国新闻界第一个报道科考队在南极越冬的记者,发在《冰点》等处的4万字报道,视角独特,让人记忆犹新。他1985、1986年两次赶赴老山前线,多次通过炮火封锁区和“生死线”,进入前沿阵地乃至作战现场采访。他赴汤蹈火,采访过大兴安岭火灾,参加并参与指挥了1998年的长江抗洪报道,同时还是第一个去南沙采访的军外记者。另外,他关于南极格罗夫山的报道,“驼峰航线”、“高黎贡山”的报道,都是非常有价值的新闻。

  主持人:中青在线的各位网友,大家下午好。今天我们的访谈非常高兴的邀请到了新闻界的叶研老师。叶研老师1971年参加工作,是中国非常著名的“三极记者”。也就是说,他曾经去过北极、南极,还有珠穆朗玛峰。叶研是新闻界第一个报考南极科考队的记者,同时还是第一个去南沙报道的记者。在访谈正式开始之前,我们先请叶研老师给各位网友打个招呼。

  叶研:大家好。刚才主持人给我做了一些介绍,其实有一些不是特别准确。我觉得“三极记者”不太准确,我没有登到珠峰顶,就没有这一极。去“三极”地区采访的记者,中国现在大概有一二十个,没有什么值得多说的,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待会主持人问我什么,我谈什么。

  主持人:我们主要谈的是当时大兴安岭发生的火灾。叶研和几位实习生进入实地进行了采访,回来了以后写成了“三色报道”。这三篇报道被认为是80年代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我们很多网友也对这三篇报道进行了评价。北京大学的一位老师说“三色报道”不仅突破了报道的禁区,是80年代报道的代表作,也是新闻学学生必读的作品。我们今天就请叶老师说一下当时报道的情况。请问叶老师,当您听说大兴安岭火灾发生时第一感受是什么?

  叶研:火情的消息是从新闻联播后的天气预报中的泰勒斯气象卫星云图上看到的,很焦心,因为中国本来森林资源就短缺,经不起这么大面积的烧。本报那一次的新闻反应是不够的。

  我最先多次提出派人,但没想到自己去。当时和贺延光说这事儿,他去不了,青岛有一个全国摄影界的发奖活动要求他必须出席。我又和社长说,又催国内部副主任杨浪派人,社长说让驻地记者去。实际上当时所有驻省记者都在唐山开年度记者全会。当时十三大提出政治体制改革的设想。

  报社总编辑徐祝庆得到文件后叫了车直接从北京赶到唐山记者全会上去传达,会场上所有人受到鼓舞,都意识到要马上派人赶赴重大新闻现场——大兴安岭火场,并形成了一致意见。这时杨浪想到了我,在一个上午给我打电话,我和同事们下午就出发了。这时其他新闻单位许多人已经赶到现场。本报决策速度太慢了。

  主持人:大兴安岭火灾这件事,可以说的上是当年度最重大的新闻事件之一。我们事后也查了一些资料,当时全国有100多名记者采访,没有经过事先的命令和部署安排,就自发的去采访。那么当时您和中青报的另外两名记者一块采访之前做了哪些工作?你也谈到这并不是有非常精细的规划,还是突发的情况。

  叶研:首先是从唐山调回正在开会的本报驻黑龙江记者站站长雷收麦,他不久前的调查性报道《愤怒的烧鸡》的冲击力相当大。其次派出当时报社最具新闻突破能力的李伟中。李伟中的1985年的《战士万岁》和老山战场系列报道在全国曾产生巨大影响。然后是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学新闻到本报实习的贾永(后来作了新华社军总分社的领导)加上我,组成了本报的火灾报道组。

  出发前的物质准备不说了,到塔河后每人买了一块草绿色塑料布,雨天当伞,露宿当铺盖,忘了四个人中的哪一位还补充说,“死了裹尸”。

  和别人不同的是思想准备。出发前到杨浪办公室开了个准备会,提出进入灾难现场的记者应该是受众获得信息的最前端的传感器,“大火背景下的社会”、“社会背景下的火灾”的视角成为大家共识,形成了一定要突破大灾大胜利、小灾小凯歌模式的决心。当时也是血气方刚,有一种真正的新闻记者必然是官僚主义的天敌的感觉。

  主持人:您也提到说在正式采访之前,已经确立了一个整体的报道思路,要避免说之前一直采取大灾大胜利,小灾小凯歌的思路。您真正到火灾现场的时候,遇到了哪些障碍呢?

  叶研:一切都是非常规操作。用加盖空军作战部章的团中央的介绍信乘军用飞机到齐齐哈尔,转乘军方直升机到塔河。

  展开采访的第一件事是在塔河扑火救灾指挥部搞地图。切入一个地域广阔的新闻现场,第一位的判断是向哪里跑动,哪里是新闻事件的中心,哪里的信息最有价值。连东部火场和西部火场空间概念都没有,不知哪里是第一批起火点,重灾区在哪里,扑火最较劲儿的地段在哪里,那一定抓瞎。图纸经过复制,四个人人手一套。这样,才有了雷收麦和我到西部火场(漠河及古莲林场)、李伟中和贾永到东部火场(秀峰林场)的分工。

  后来,我很想写一篇业务研讨文章叫《识图干新闻》。在老山战场采访时,在作战室沙盘边上,记住所有高地的代号和位置关系。主要是23个战斗激烈的高地,包括当时命名的李海欣高地。回到住处可以默写出整个战场的平面图。这样,采访才谈得上跑动方向的选择。到南沙群岛采访,把南沙的群礁、沙州的位置关系和名称都记住,知道哪里是敌占岛,哪里有中国军队部署,武装冲突发生在哪里。98抗洪时,把40多名记者派遣到长江和松花江领域,更需要有全局的地理位置概念,尤其哪里是抗洪险段心里一定要有数。而且要有对水情的准确把握,哪里要出事,在出事之前就能有所判断。这样,调配记者就有目的,就有了熊波的荆江分洪区50多万群众星夜转移的现场报道、刘武的监利县西门渊民圩决口的现场报道和董时的大庆三面被围的现场报道。现在几万群众转移在中央电视台上都是新闻,荆江分洪区50多万人略等于淮海战役解放军的总兵力,在几小时内抛家舍业,离开热土,会有多少事情发生,那还不是重大新闻?

  所以,我后来派记者去水灾地区,都把复印好的灾区地图准备好,让他们带上。08年汶川地震,也是在第一批上去的记者出发前把灾区地图送到他们手中。让人人到达现场后都有空间概念。1993年淮河大水,四名在寿县、霍丘、颍上一带采访的记者要求向蚌埠(淮河水利委员会所在地)转移,我考虑上游山区降水再次增多,王家坝一带一定会出现新的洪峰。根据对洪峰到来的时间判断,我意识到洪峰即将经过四位记者当前所在地,要求他们无论如何再留在原地一天。这一天,安徽省防总和淮河水利委员会决定姜家湖实施爆破分洪,记者晋永权拍到了国内抗洪报道中少见的炸坝的画面;记者程刚等写出瓦埠湖决口的报道。再后来,带队驾车先后穿越50多个国家和地区采访,行程、路线、地面过境等因素和采访重点的保证都体现在一张地图上。行程变化、路线更改都能从容应对。

  识图干新闻还有一个含义,就是要方便受众,要充分照顾受众对新闻地点的了解的需求。所以报道要尽可能配示意图。比如雅鲁藏布大峡谷穿越考察,前方记者郝磊传回文字报道,我在编辑部配合美术编辑杨大昕作出示意图,这样就比其他媒体的报道来说,更具视觉形象上的便利。这在国外早就是习惯做法。现在中央电视台的许多报道都制作了电子示意图,比如利比亚战事的报道,受众获取信息就方便多了。

【责任编辑:陈思蓉】
热点推荐 more
[经济]揭开“三公经费”神秘面纱
[高铁]你我都不是看客,是乘客
[访谈]著名“三极记者”叶研谈“红色的警告”
[旅游]震后的日本是否仍是旅游胜地
[访谈]中青报摄影记者贺延光谈新闻摄影
[访谈]中青报记者崔丽谈独家采访马加爵
[访谈]马役军谈“倾斜的金字塔”
[访谈]中青报郑琳谈曹县一中高考替考案
[访谈]中青报评论部冯雪梅谈时评写作
[访谈]房树民讲述“61个阶级兄弟”的故事
活动现场 more
“2010年度微博人物”颁奖典礼
  12月27日下午,“2010年度微博人物”颁奖典礼在中国青年报举行。
>> 详细内容
2010年度寻访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活动
  12月2日下午,2010年度寻访“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活动启动仪式在清华大学主楼报告厅举行。
>> 详细内容
·21世纪年度最佳外国小说·颁奖典礼
·与世界对话 中国青年对话法国政要
·中国青年对话德国前总理施罗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