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宾访谈>>新闻故事
中国青年报评论部主任、“青年话题”主编冯雪梅谈时评写作
http://www.cyol.net 2011-07-21
 
 
中国青年报评论部主任、“青年话题”主编 冯雪梅(摄影 张洪涛)
 
嘉宾简介:

冯雪梅,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全国青联委员。1997年进入中国青年报社工作,曾任法制军事特刊编辑,“星期五”周刊编辑,新闻采访中心记者,“青年话题”版编辑,中国青年报评论员,现任评论部主任,“青年话题”版主编。多次获中国新闻奖,作品入选中学语文课本及各类杂文年选,并有个人文集出版。

  主持人:中青在线的各位网友,大家上午好!欢迎大家关注“微评中国青年报60篇经典报道”系列嘉宾访谈活动,今天是嘉宾访谈的第四期,这一期很荣幸有请到了《建议为地震遇难者设立哀悼日》文章作者冯雪梅老师,现在担任中国青年报评论部主任、“青年话题”主编。

  冯雪梅:大家好!很高兴在这里和大家在线交流。

  主持人:这篇文章是2008年5月16日,回顾一下当时文章整个出炉的过程?为什么考虑到写这样一篇文章?

  冯雪梅:2008年5月12日汶川、北川发生八级特大地震,三天之后通报数据显示5万多人遇难,是当时关注的焦点,也是所有媒体聚焦的地方。报社专门成立报道小组第一时刻派记者去一线采访,后方有大量采编人员随时待命应对突发事件。

  5月15日地震发生第三天,下午七点多接到报社电话,写一篇评论,主题建议为地震遇难者设立哀悼日,地震发生三天后遇难人数5万多,这当时出乎很多意料。我接到电话的时候,没有太多想是一个什么样的评论文章,认为是一个小评论。很少有媒体说两三个小时之内以社论刊发一篇文章,差不多两三小时时间迅速搜集资料,主题很明显,表达上没有太多问题,很快交了稿子,我自己没有做太多预想。第二天看到报纸的时候很吃惊,以第一版评论员的形式发表文章。本报评论员和署名评论是不同的,署名评论代表个人观点,以评论员方式发表文章代表媒体的主张,尽管在那个时候也有一些媒体在提议为地震遇难者设立哀悼日,但是中国青年报一个特殊的身份,以这样一种特殊方式在这样一个版面发这个文章,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后来我听了一个故事,我们总编辑跟大报编辑见面,有编辑说哀悼日评论我们写了,但是没敢发。当时我们总编辑骄傲的说我们发了。写作是有偶然性的,我觉得刊发这篇文章有它的一个必然性,它代表中国青年报一贯的价值追求,一贯的办报理念和风格,我一直在强调一件事:一个报纸评论风格是这个报纸整体风格和价值理念体现,如果说一个报纸很中庸很平淡,基本不太可能出现这种情况。中国青年报形成自己的特色和风格,是整体价值理念的体现,有了这样一张报纸,这么多年报人坚守的价值观念,才有了中国青年报的评论。

  现在回顾看这篇评论员文章,我会有一些说后悔,如果我当时意识到这是评论员文章,可能在写作表达上准备更充分。仅仅从文体表达,这篇文章存在瑕疵,它的影响力是主题的设置,中国青年报在设立哀悼日上有一个历史,我不知道各位网友是不是清楚?在1998年我们当时曾经发过一篇文章《国旗为谁而降》,应该是在中国媒体中第一次提出为灾难遇害的普通人致哀降半旗,还没有青年话题栏目,发表在冰点时评,从98年开始提倡为平民降国旗设立哀悼日,2008年社论发表三天5月19日国务院发了一个通告是设立哀悼日,中间有十年时间,包括在中国青年报诸多媒体坚持之下,我们终于让国旗为平民而降。

  主持人:这个评论员文章有一个细节,里面有一句话让:我们为汶川地震中遇难者设立一个哀悼日吧。总共有五次,当时写作基于怎样的考虑?

  冯雪梅:从语言表达是行文的反复重复,从这篇文章整体主题来说,这篇文章其他表达就是围绕着这句话,反复在强调这个主题。

  主持人:刚才提到从《国旗为谁而降》到《建议为地震遇难者设立哀悼日》,一直贯穿着中国青年报评论,青年话题一以贯之的价值体现,引导青年话题版范围内,中国青年报青年话题版是国内第一块专门的新闻评论版面,曾经版面创始人之一现在在中国人民大学(马绍华)老师写过一个评论,青年话题版的出现引领中国报纸从杂文转向了时评,您怎样看待这样一种说法?

  冯雪梅:从《国旗为谁而降》到《建议为地震遇难者设立哀悼日》中间历经十年,我个人感觉后面一篇文章是一种对前面的价值理念的传承。

  刚才我也说过《国旗为谁而降》这篇文章当时发表在冰点周刊“冰点时评”栏目,当时还没有“青年话题”这样一个版。在这篇文章发表一年之后,报社考虑改版,几个年轻人,包括李芳、绍华提出专门设立言论版的构想。编委会考虑通过以后,他们就开始筹办这样一个版,当时把“冰点”栏目、“冰点时评”评论栏目移到了青年话题版。

  青年话题创刊的时候有一些小故事,大家考虑言论版,设计了很多版面名,后来为什么选青年话题版命名,不管创办者还是领导,这个是相对比较平和中庸,对这个栏目定位公众意见的广场,在开栏的时候删掉了,公民意见的表达这样一个定位,慢慢在调整过程中一直坚持到现在。

  绍华说青年话题引领了从杂文转向时评的转变,我觉得它代表了一种意见表达的转变,我们表达观点和意见更加直截了当,也反映了公民发言的革新。从99年10月底青年话题创刊到现在十多年时间,媒体的评论版或者媒体评论处于一个新生状态,各个媒体开始开始自己不同言论版和时评版面。我个人觉得有两方面原因:

  一是在社会转型时期,公民意识的觉醒,各种各样的权力诉求越来越多,大家都有这个意愿和激情表达自己想法,诉说自己的意见,这是产生的社会背景。

  二是媒体竞争需要,互联网的出现,改变了当时媒体的传统传播方式,在十多年前,我们拼的是独家新闻,比如有些报道只能新华社去或者央视去,现在是一个互联网时代,每一个人都可以是信息发布者,这个时候没有垄断性。独家新闻概念不复存在,媒体的竞争从信息独家竞争变成了观点的竞争,在这样一种背景下,各个媒体都开始扩大或者关注言论版,这两个背景导致时评的新生。

  主持人:刚才提到说青年话题版公民意见表达平台,我们中国青年报这样一个中央大报吸引比较有名评论家,这个版面吸引名家长期供稿,编辑工作就会轻松多,但是青年话题不是这样,留给普通的时评撰稿人,前两天看到微博,不同稿件有不同的特点,给编辑带来很大的工作量,青年话题请这些名家做评论岂不是好很多?

  冯雪梅:有一句玩笑话题,青年话题是青年的黄埔军校,很多评论员都曾经是青年话题作者,他们当时可能默默无闻的写作者,后来在这个版面成长,很多人在这个版面成名成家,随后创造新的版面,推动时评的发展。有时候宁可舍弃名家约稿做草根发言性质,可能跟版面定位有关系,开始定位是公众意见的表达广场,这个定位这么多年一直在坚持,基本没有做过改变。每一个报纸有它的特色,决定了每一家报纸言论版有不同风格和定位。

  主持人:这样的情况可能会造成一个问题,这种大量的来信来稿在写作上不是那么的到位,比如一篇文章有一两个闪光点值得放在版面,但是整个文章写作上存在一定的瑕疵。

  冯雪梅:发现文章中的闪光点是一种编辑能力,这篇文章持续都是废话或者表达逻辑有问题,但是有两三点闪光之处,编辑工作是尽可能发现这两三点的闪光之处。有些时候版面起到示范作用,给作者一个表达的范本,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文章,我们刊发什么样的文章,有些版面的质量不太整齐,如果全部用名家稿件版面质量相对比较整齐,基本在一个水平之内。这种稿件,今天我不太知道明天有什么样的稿件,这样就会让这个版面充满了不确定性,使得版面水平、稿件水平不完全一致。要是坚持公民表达的立场,这种表达的高低不同,这是必须接受和容忍的,我们做的是尽可能寻找到更好的稿件,培养更好的作者,我们一直在努力做的。

【责任编辑:陈思蓉】
热点推荐 more
[经济]揭开“三公经费”神秘面纱
[高铁]你我都不是看客,是乘客
[访谈]著名“三极记者”叶研谈“红色的警告”
[旅游]震后的日本是否仍是旅游胜地
[访谈]中青报摄影记者贺延光谈新闻摄影
[访谈]中青报记者崔丽谈独家采访马加爵
[访谈]马役军谈“倾斜的金字塔”
[访谈]中青报郑琳谈曹县一中高考替考案
[访谈]中青报评论部冯雪梅谈时评写作
[访谈]房树民讲述“61个阶级兄弟”的故事
活动现场 more
“2010年度微博人物”颁奖典礼
  12月27日下午,“2010年度微博人物”颁奖典礼在中国青年报举行。
>> 详细内容
2010年度寻访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活动
  12月2日下午,2010年度寻访“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活动启动仪式在清华大学主楼报告厅举行。
>> 详细内容
·21世纪年度最佳外国小说·颁奖典礼
·与世界对话 中国青年对话法国政要
·中国青年对话德国前总理施罗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