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宾访谈>>记者在线
“中青视点”:揭开“三公经费”神秘面纱
http://www.cyol.net 2011-08-05
 
  “三公经费”支出合理吗?地方政府为何迟迟不予公布“三公经费”?还有多少支出依旧蒙着神秘面纱?如何对“三公经费”实施问责与监督?

本期“中青视点”:揭开“三公经费”神秘面纱

本期嘉宾: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 李义平

     中国青年报经济部记者 王超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中青视点!从6月底开始到至今的“三公经费”是公共事件,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本期我们请到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李义平老师和中国青年报经济部记者王超,我们一起探讨这个话题。

  首先请李老师谈谈,国务院这次自上而下推动,进步意义肯定是毋庸置疑的,您从经济学角度怎么看这件事情?

  李义平:从经济学角度看进步意义也是毋庸置疑的,历史上基本上不公开的。从封建社会到计划经济,已经习惯于不公开了,但是历史上远远不是市场经济国家,也离现代民主社会有一定的距离。作为民主社会和法制社会,这是我们奋斗目标、我们肯定要求信息透明公开,包括“三公”,民主法制社会的要求。

  另外,这是中国人当家作主的一个要求。胡锦涛同志在建党90周年的庆祝大会上的讲话中反复强调人民的利益,强调人民当家作主。要是本末倒置了就不公开了,要是顺着依然是人民群众当家作主,政府就是给人民群众看帐本的、管钱的,理所当然的应该给主人一个交代,这应该是制度化的。

  第三,我们现在腐败现象很严重,腐败所以产生,有制度方面的,有监督方面的。“三公经费”里肯定会有一些问题存在,比如说:出国考察是可以的,但是借这个机会出国旅游就是不行的。比如有一个人一年竟然出国60多次,比温家宝总理还忙,然后打着各种名目,这是腐败。还有就是招待,互相招待,可以吃工作餐,几菜一汤都可以,但是不能顿顿工作餐都喝茅台酒。公费招待的外延包括公费送礼,互相之间送礼。腐败还表现在什么地方呢?公车私用。一般老百姓上班都开自己车,领导人能不能上班时候自己坐公交车、开自己车上班,出行公务时候再用公家的车。现在连科级干部都有专车,所以要不公开的话行政经费就减不下来,然后中国运行成本就很大,纳税人不知道纳的税都被浪费了。

  公开有利于防止腐败,有利于提高行政运行的效率。另外,对于中国历史来说,可能是一个深刻的变革。中国历史上向来父母官,没有给大家公开的意愿或者诉求、习惯,在民主社会里是必然的。我们可以看一下美国国务院想提高债务的上限都那么费劲,有“两院”的制约,两院背后是不同人民群众、不同的团体,实际上这是政府公开的一部分。要公开,也是我们的一大进步,也是中国社会走向民主的里程碑式进程。尽管目前还有各种各样问题,但是我们应该看好,毕竟是前进了。

  主持人:所有媒体一直在关注三公,目前公开了92个,还有几个部门没有公开,请两位分析一下为什么还有几个部门没有公开?

  王超:据我观察,剩下的这些部门它的经费比较巨大,如果公开可能引起大家的攻击。我们之前计算已经公开的部门大约是60多个亿,中央总部门是94.7亿,剩下的几个部门竟然还有二三十亿的份额。

  李义平:没有公开的有哪几个部门?

  王超:有外交部、国家烟草专卖局等。牵扯到一些因素没有公开。

  主持人:这一个多月来,无论是公众还是媒体一直穷追不舍,每天有很多表格的比较。从90多个部门公布的数字,李老师,您看出哪些问题了没有?

  李义平:我总觉得这个数字没有可比性。一个是纵向的没有可比性,一个是原来没有公布过,不知道增了还是减了。横向也没有多大可比性,因为每个部门的和每个部门的人数都是不一样的,仅仅拿人数平均也是不可以的,因为职能不一样。文科老师经费可能相对少一点,人民大学很长时间老师连办公室都没有,现在有办公室了,各个部门职能不一样。

  王超:有些职能相近大家也比较接近的部门,像财政部、住建部,但是他们数据之间有很大差距,财政部一天招待费用相当于住建部一个月的招待费用。

  李义平:其实有些东西还是可以比较的。比如住建部和财政部的问题,财政部的人花钱肯定是大手大脚,底下的也是这样,虽然钱不是他的,但是他可以支配钱。钱是在座的,能支配钱,钱的主人支配不了钱,按照习惯,财政部人花钱肯定相对大手大脚,和住建部、发改委是可以比较的。人数、职能都差不多,应该问责,不能支配钱,“三公经费”就很大。

  要想有可比性,国务院或者相关部门应该制定标准,标准是什么?部门到底应该多少辆车,应该有科学的统一标准,不是本部门制定的,本部门可以提出来,应该由相关部门或者由第三方审查,审查之后就有参照了。比如老师时候老师判卷子,怎么判呢?应该有个标准,跟标准到底有多大差距?这个问题就出来了。各个部门应该有一个标准,有了标准,我们就知道公布的对不对了。

  主持人:公开都是五花八门的,有专家说他们是自说自话,没有一个标准包括公开的口径。

  李义平:要先纳入“三公”范围内,应该有统一模本。

  主持人:“三公”没有统一标准,可能就会出现很多问题。

  王超:没有统一标准,在有些部门划范围之内,有的不划范围之内,可能造成相同职能部门数据千差万别,甚至像住建部和财政部这么大的差别。从现有数据来看,我们看出住建部和财政部之间巨大差异。从地方来说,北京市、上海市都已经公布了。北京市应该是11.4亿,上海11.1亿。李老师,从这个数据能不能推算出全国“三公”水平?

  李义平:全国“三公”水平应该比这个低。因为北京市和上海市都是大市,而且“三公经费”从理论上讲如果大的话,运行成本应该比较大,运行成本比较大,“三公经费”应该比较高。

  王超:如果按照这个数据推算,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即便往前推,推到11亿,大不了不到500亿,再加上中央部门94亿,按说整个数据应该在600亿左右,只能比600亿少,不能比600亿多。

  主持人:刚才说到这样一个问题,现在中央部门公开了,可能“三公”消费大头应该在地方。

  李义平:不仅包括省一级的,像科技级,科技级天高皇帝远,没人管。包括大学,包括事业单位,大概都应该公开。中央“三公”公开带了一个很好的头,尽管有很多不完善地方,但是给地方一种示范。中央公开了,地方应该公开,各个相关部门都应该公开。

  主持人:有的专家还提出大型国有企业也应该公开。

  李义平:陈同海说一天就得花多少钱。国有企业已经不是单位意义上的企业了,是全国人民的企业,只不过国资委代表全国人民管理这个企业,它的花费应该和“三公”花费完全一样,应该公开,纳入人民群众的视野。

  王超:李老师,您所说的国有企业,包括事业单位,包括我们的高校么。

  李义平:当然包括高校,有的全额拨款,像北京大学全额拨款。

  王超:公立医院也是全额事业单位。

  李义平:也是纳税人的钱,应当公开。每个正校长、副校长都配一辆专车、都配一个秘书。

  主持人:也有“三公”支出。

  李义平:每个国有企业副手都配一辆专车和秘书,有没有必要?原来没有专车和秘书,现在都有秘书和专车,有没有必要?越来越奢侈。

  王超:大大增加纳税人的成本。

【责任编辑:陈思蓉】
热点推荐 more
[经济]揭开“三公经费”神秘面纱
[高铁]你我都不是看客,是乘客
[访谈]著名“三极记者”叶研谈“红色的警告”
[旅游]震后的日本是否仍是旅游胜地
[访谈]中青报摄影记者贺延光谈新闻摄影
[访谈]中青报记者崔丽谈独家采访马加爵
[访谈]马役军谈“倾斜的金字塔”
[访谈]中青报郑琳谈曹县一中高考替考案
[访谈]中青报评论部冯雪梅谈时评写作
[访谈]房树民讲述“61个阶级兄弟”的故事
活动现场 more
“2010年度微博人物”颁奖典礼
  12月27日下午,“2010年度微博人物”颁奖典礼在中国青年报举行。
>> 详细内容
2010年度寻访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活动
  12月2日下午,2010年度寻访“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活动启动仪式在清华大学主楼报告厅举行。
>> 详细内容
·21世纪年度最佳外国小说·颁奖典礼
·与世界对话 中国青年对话法国政要
·中国青年对话德国前总理施罗德